2012华盟北冰洋之旅

剑奋 2012-8-19

2012-7-3 星期二

本人带队的2012年华盟北冰洋探险队于昨天(2012年7月2日)出发。本来计划早10点集合,却磨蹭到下午2点才出发。探险队共有10名会员。原来共有12人报名。有两位后来决定不来了。一位是因为芬兰的签证还没有批下来。另外一位,原以为本次旅行是免费的,后来听说这两个星期的行程大约需要花费300欧元,就不来了。

虽然出发的晚,昨天本人开车沿着E75高速公路,还是于午夜后到达了Kemi,总行车750公里。因为沿途休息过几次,我并没有感到累。如果昨天早10点准时出发,一天开到Rovaniemi(距离赫尔辛基832公里)是没有问题的。

过了芬兰北部重镇Oulu(距离赫尔辛基612公里),我们就开始寻找宿营地。途中在Camping Seljänperä停留了一下,哪里的价格是每顶帐篷两个人收费15欧元,有厕所厨房及免费热水洗澡。但是,大家昨天早上在家里都洗过澡了,且昨天并不是很热,并没有洗澡的必要。所以,一商量,我们决定找一个免费的野外场所宿营。可是,从Oulu到Kemi之间的河边海边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地点宿营。后来,我索性开车到了Kemi。因为,根据本人的经验,城市的近郊一般都有可以宿营的比较平整的草坪。果不其然,我们很容易的就在Kemi码头的附近找到一片平整的草坪,在哪里搭帐篷过了一夜。


在Kemi宿营

2012-7-4 星期三

继续到Rovaniemi,在圣诞老人村略作停留。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到这里,很兴奋。我以前来过这里,且一直觉得那个圣诞老人村就是个大忽悠而已,故不想再进去看。我到卫生间用电热水壶烧了两壶热水。继续前行至Ivalo(距离赫尔辛基1121公里),Inari(距离Ivalo39公里),经由Utsjoki(距离赫尔辛基1285公里),沿着芬兰一侧的公路一直到Polmk,进入挪威。继续沿着E75,经过Tana bru,终于到了离Westre Jakobselv仅仅几公里的地方。Westre Jakobselv 是位于Varangerfjorden峡湾边上的一个小镇,去年我北冰洋穷游时,就是在离这个小镇不远的地方车抛锚的。这次北冰洋自驾游,也可以说是继续我去年的梦想。我们在路边上一个专为游客所建的休息点停下来。这个休息点有很干净的厕所及混凝土结构的棚子,里面还有水泥做成的桌子及凳子。墙壁上还有供游客上水的自来水龙头。从如此考虑周到的设施上,可见挪威优良的基础设施及对旅游业的重视。实际上, 公路边每隔不远就有停车休息处及干净整洁宽敞的公用厕所。厕所里都有洗手池,有些地方还有烤手机,连手纸都是高档的。相比之下,芬兰的旅游设施就相形见绌了。公路边很难见到休息点及公用厕所。

Vestre Jakobselv

跑了一天的路,大家都有些饿了。于是,我们用煤气罐及酒精炉煮了一些面条,就着老干妈辣酱吃了。因为下雨,天气有些冷,大家为能够吃上一顿热饭而高兴。

由于一直下雨,不适合搭帐篷,我们就在车内的座位上睡了。可能因为累,第二天感觉睡得还可以。后来发现,实际上我的座位是可以放倒的。

2012-08-14 星期四

上面是今年七月华盟北冰洋钓鱼游前两天我记得日记。后来,整天沉浸在钓鱼的兴奋中,加之开车劳累,再没有心思记日记了。现在根据记忆,把行程大致回顾一下。

7月4日,我们沿着E75公路继续开车到路的尽端-Hamningberg。那是一个原本废弃了的小渔村,近几年才有人陆续的搬到哪里居住。我估计,大部分居民只有在夏季才住到哪里。路很窄,大部分地方只允许一辆车通过,且拐弯的地方特别多。每到拐弯的地方,我都很担心对面会突然冲出一辆车来。这里的地貌很特别,有人说像月球的表面。我没有到过月球,故不知道此比喻是否准确。

这里人迹已经很稀少,但还是有两个小镇坐落在北冰洋的边上。一个叫Vadsö, 另一个叫Vardö,后者更靠北一些,也更大一些。回来的路上,我们在Vardö小镇做了短暂的停留并给车加满了柴油。那是我们进入挪威后第一次加油,发现挪威的柴油汽油真是奇贵无比:一升柴油要1,7欧元左右!挪威盛产石油,真不明白为什么还把燃料搞得如此之贵。

当天晚上,我们决定在Vestre Jacobselv的宿营地过夜。把车开进宿营地,那里只有几辆房车及一顶帐篷。问那位搭帐篷的白人女子收费处在哪里,她却说不知道。她是昨天晚上到的,也没人问她收费的事。我让一个盟友去问,他回来说:这里是免费的。于是,大家赶紧到洗漱间洗澡。洗漱间及卫生间都很干净宽敞,旁边还有一个小厨房。一个盟友说,既然这里免费,干脆我们做饭也在这里了。我还是有些疑惑:这么好的设施,怎么可能是免费的呢?后来,我看到宿营地另一头好像是办公室。进去一看,里面只有一个女孩在哪儿值班,告诉我说:每顶帐篷95克朗,多住一个人另加10克朗(1欧元=7,3挪威克朗)。我们交了钱,就出来在办公室前面的草坪上搭帐篷。不像其它的宿营地,这里连一个挂在帐篷上的表明已经付费的标签也不给。我们说是几顶帐篷就是几顶帐篷,那个女孩也懒得出来查看一下。看来,在这个宿营地付不付费,付多少费,全凭游客自觉!

安顿好住处,我们就去峡湾钓鱼。在一条河的入海口,有一条深入海中的大坝,其尽头的水很深,像是一个钓鱼的好地方。可是,在好长时间里,我们仅仅钓到了一些小鱼(钓鱼北冰洋,不足一公斤的鱼都算是小鱼了)。 后来,我搭上一条船,到峡湾里水深的地方,才钓到一些大些的鳕鱼。在船上,一位钓友还侥幸钓到一条猫鱼(catfish)。猫鱼长着满口哺乳动物的牙,面目狰狞。其咬肌极为发达,如不小心被它咬到,轻则手指断了,重则手指完全断了。所以,渔友首先用锤子猛击猫鱼的头部,确信其已经失去对咬肌的支配能力后,才放心的把它从网兜中拿出来。

听那两位钓友的名字,像是芬兰人。一问,原来一位来自Oulu,另一位来自赫尔辛基。既然人家帮我们钓了鱼,我们就请他们和我们一起吃晚饭。那晚上是我们出行后的第一次做鱼吃。我们在坝下点了一推篝火,煮了一锅大米饭,炖了一锅鱼。大家吃了很多的鱼,又喝了很多的啤酒,很兴奋。我介绍一位同行的叫“佳遥”的女盟友时,说“佳肴”就是好吃的饭的意思。芬兰钓友听了后很高兴。我说:别急,她姓“吴”-“无”,没有的意思。


篝火做饭


一锅辣椒鱼头

第二天,芬兰钓友离开时,把他们前一天用船钓的鱼都送给了我们。

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Gamvic(71°02´28"N)一个几乎是欧陆最北端的一个小渔村。欧陆的最北端Kinnaroden(71°08"02"N)就在附近,但那里没有道路链接,只能步行到达。(更靠北的Nordkapp(71°10´21"N)实际在一个岛上)。村中有一个鱼加工厂,那里用鳕鱼肝生产鱼肝油。离Gamvic不远处的海边矗立着一座号称世界上最北端的灯塔—Slettnes fyr。灯塔里有一个咖啡厅,我们在哪里喝了一杯咖啡,又向在哪里工作的那位和蔼可亲的挪威小伙子询问了那里好钓鱼。可是,这里的海边全是倒立的层岩,坚硬锋利,宛如刀刃向上的大刀阵。走在上面,令人胆战心惊。后来,我们在湿地上走了很长的时间,终于找到了那个据说有很多红鳟鱼的湖。当时的气温只有10度左右,经过沼泽地的长途跋涉,我们的鞋子早已经湿透了。尽管如此,我们还是坚持着钓了几个小时的鱼。只可惜,我们四人中只有一位钓到了一条约有一斤重的红鳟鱼。

在这片据说是多种海鸟做窝繁衍后代的山地上,我们意外的发现大量长势茂盛的野香葱。汪大嫂采了两大塑料袋子,足够我们整个旅程吃的了。后来,我们经常用香葱拌面条或炖鱼头吃。因为香葱好吃,我们先前采摘的两种可食的野菜,没有吃就扔掉了。


采摘的香葱


虽然极地少植物,但涨势茂盛的香葱随处可见

实际上, 北极地区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夏天。零上10度已经是一年中最暖和的天气了。而且,周围绝对没有一个树,是即寒冷又荒凉。加上冬天几个月不见太阳,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还愿意生活在哪里!

从Gamvic下来,我们沿着888号公路到了当地的首府-Mehamn。Mehamn是当地的一个较为繁华的小镇,那里还有一个小机场。我们到当地的一个小旅馆兼宿营地方便了一下,顺便问了问价格。虽然旅馆的条件不错,但是太贵了点儿。在Mehamn的港湾里试着甩了几杆,没有钓到鱼。

因为需要给车加油了,我们把车开到了一个离公路有10多公里的一个小镇。小镇位于峡湾的尽头,峡湾的两侧是比较高的山,景色非常美丽。我们开车沿着峡湾一侧的路,一直到了路的尽头,把车停下,开始钓鱼。这次的运气不错。先是我钓到了两条约3-4公斤重的鳕鱼,随后汪师傅竟然钓到了一条约有8公斤重的鳕鱼 (可惜当时我的电子秤的电池没电了,不能知道那条鱼的确切重量)。后来,其他人也都陆续的钓上鳕鱼来。其中的两个女孩生平第一次钓鱼,竟然钓上来几公斤重的鳕鱼,兴奋得狂呼乱叫。我们把钓到的鱼去掉头和内脏,用带来的海盐腌上。不到一个下午,一个25升的塑料桶就装满了鱼。看到这个峡湾有鱼,我们遂决定扎营住下来。

当晚,我们在宿营地的山脚下生了一堆篝火。被海浪打到岸边的木材比比皆是,我们的篝火一直点着也烧不完。晚饭是大米饭及辣椒炖鳕鱼头。不知怎地,篝火上煮的大米饭特别香。汪师傅在中国时就是捕鱼高手,特别擅长做鱼头。鳕鱼头即大肉又多,况且是刚刚钓上来的,真是鲜美无比。

碰巧,宿营地旁边的山岩中流淌出一娟泉水。于是,我们就用这甘冽的泉水烧饭煮茶。


山泉

第二天,我们又把另外一个容积25升的塑料酿酒桶钓满了鱼。中午又美美的吃了一顿“剁椒鱼头”。正吃着饭,一辆闪着黄灯的工程车(开始我们还以为是消防车)开过来。车一停下,从车上跳下来两个男人,把一张木桌放在草地上。木桌的两侧带有两个条凳。来人指着木桌,对我们说:请坐在桌子旁吃饭!原来,当地人看到我们在峡湾边上宿营生火,特意过来关心一下。

吃过午饭,我们开车向北角(Nordkapp)进发。从888号公路下来,回到98号公路,向西到了Lakselv。显然,Lakselv是北冰洋边上的一个大镇。哪里的汽油柴油也便宜一些。我们把车加满了油,又从Coop超市里买了一些黄瓜,西红柿,面包等。这里的蔬菜奇贵。比如,一公斤黄瓜或西红柿要6-8欧元。因为所带的黄瓜西红柿早就吃光了,再贵也得买。还好,有一种面包(好像叫Kreipp)即好吃又便宜。好大的一条面包,只要11克朗。还有,这里的北极虾,虽然是冷冻的,但因为新鲜,味道鲜美极了。如果你有幸到Tromsǿ(挪威北部最大的城市,本人在哪里生活过三年),一定要到码头的渔船上买当晚打上来的北极虾,其鲜美程度已经是难以言表了。

因为每天都是我一个人开车,渐渐地就显出疲态来。有时开着车就打起盹来。虽然同车的另外两位盟友也有驾照,但好像驾龄不长,我对他们的驾车技术没有信心。要知道,这里的路都是上坡下坡七拐八拐的,不小心车就会掉下山涧。实际上,每年都会有几辆车从挪威的盘山公路上掉下去。车里坐着两外5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,感觉责任重大,故不敢造次,感觉困倦了就在路边停下来打个盹。尽管如此,我们还是当晚就赶到了北角。当天开车里程应该不少于800公里吧。

这段路上有几条比较长的隧道。那条接近北角的海底隧道,竟然有13公里!在隧道里长时间的开车,也是一种很特殊的体验。

参观北角是要买票的。普通票每张235克朗,学生票150克朗。北角入口处的那个小伙子,似乎对中国人特别感兴趣,同我说了不少话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来到这里的中国人比较少的缘故。我告诉他,我以前来过这里,故不想买票参观了。他说可以到里面的停车场等着。我问,里面是否还要检验买票的收据(因为买票后也没有给我们门票),小伙子说不会。实际情况也是如此。看来,挪威人似乎高度相信游客们的觉悟,一切凭自觉。

从北角下来,我们发现那里的峡湾也是很好钓鱼的。没用多长时间,我们就钓到了几条比较大的鳕鱼。因为只想钓够晚饭吃的,我们钓了一会儿就撤了。晚饭时,我用水煮鱼调料做了一锅水煮鱼,又用酸菜鱼调料做了一锅酸菜鱼。那些80后队员们,绝对是什么都不干的。但吃起饭来,个个冲锋陷阵,表现得很有狼性。你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们那边已经风卷残云了。

后来,我把所带的烧烤炉也点了起来。带了那么多的碳,总不能一次都不用吧!小伙子们用烧烤炉烤了一些地瓜。我分到了一块烤熟的地瓜,当时没有吃。第二天早上,当我睡眼惺忪的起来,看到那根用纸包着的黑乎乎的东西,误以为是垃圾,竟然随手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去了。唉,这事儿搞的不太好。

长话短说。从北角下来后,沿着E69号公路,然后是E6公路,到了Alta。我们终于看到很多长着绿叶的树了,感到无比的亲切。我猜想,常年生活在极地的人,最向往的一定是绿绿的树了。

因为一路上没有看到适合宿营的地方,我们一直开车到达Alta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。这一路上,我停车打过好几个盹。到达Alta时,实在是困极了,赶紧在海边的树林里搭起帐篷,美美的睡了一晚。Alta已经比较暖和,这一觉睡得也很舒服。

第二天起来后,本来想去参观Alta的一个著名的石器时代的岩刻画,但没有走对路,也就算了。反正我以前来这里时看过了。我就说,那个所谓的岩画,其实很简单的,让现代任何一个三岁的孩子,都会比那些猿人画的好。听我如是说,大家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做为现代人的优越感,也就不再想去看那些粗俗的猿人岩画了。

继续前行,看到一个美丽的峡湾。停下车来,一边观赏峡湾风景,一边试试钓鱼的手气。还不错,我们钓到了很多条Sea (英语叫coal fish)。特别是那个码头,用垂钓的方式,就能钓到很多鱼。但那些鱼是另外一个品种,我叫不上名字。在码头上,我还钓到了一条三文鱼(我认为是三文鱼)。可惜,拉到一半,竟然掉了下去,后悔没有拉到岸边再用网兜捞起来。我们把最后两个各10升的塑料桶装满了鱼肉,这才收手启程。

这天是12号,算起来我们已经出来10天了。大家都有些累了,希望周末前能赶回家 (我们原定16号回到芬兰)。于是,我们从E6公路转入E8公路,于当晚就到了芬兰境内的Kilpisjärvi。我们从树林中捡了一些枯枝,点上了我们行程的最后一堆篝火,吃了最后一顿水煮鱼。特别要指出的是,Kilpisjärvi的蚊子特别多,而且即大又猛,毒性大,咬一口马上让你感到疼。我的右手被蚊子咬了一口的地方,后来竟然形成了一个溃疡。

本来想在Kilpisjärvi搭帐篷宿营,但因为惧怕那里的蚊子,于是决定继续前行。困了,就把车停在路边,把座位放倒睡一会儿。就这样,我们于第二天(星期五,7月13日)晚上10点多钟回到了赫尔辛基。这天我开车1200公里,算是我拿到驾照以来连续开车里程最远的一次。

出发前,我告诉随行的盟友们,这次总花费估计要300欧元。大家都说,那是很便宜了。回来算账,发现我们实际的花费还要少得多。袁强和我只住过一次宿营地,每人的总花费约160-170欧元,包括分担的车油钱,宿营地的费用及买食物的费用。其他的人多住了几晚上的旅店或木屋,但总费用也应该没有超过300欧元。应该说,我们的这次行程算是很经济的。

因为大部分随行的盟友都没有野外生存的经验,这次算是开了眼界,积累了一些有价值的自驾游的知识。在欣赏北冰洋沿岸峡湾风光的同时,还过足了钓鱼的瘾,可谓不虚此行。

杨景辉供稿
汪银红提供照片


用携带的煤气罐做饭


香葱面条


这条鳕鱼还不是我们钓到的最大的


峡湾风光


午夜的峡湾


便携式旅行餐桌


峡湾里的村庄


挪威峡湾


Who is more torsk?


芬兰Kilpisjärvi的午夜太阳


别抢,鱼有的是,吃够为止


最后的晚餐-水煮鳕鱼